蓝铅笔 蓝铅笔logo

科尼赛格One:1:斩918于纽博格林?

20345 0 0
2015.12.06 02:27

首次试驾世界上动力最强劲的量产车,我们只能祈祷,别把它弄坏。在车速到达240公里/小时之前,一切都很好,然而突然间——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600.jpg

坐进科尼赛格One:1的副驾驶席,车辆开始在湿滑的赛道上撒欢,这种感觉融入了自由跳伞时的窒息和穿着红裤子并被激怒的公牛追赶时的紧张。尽管瑞典的天空并不作美,但在科尼赛格专业试车手的演示下,全球最快的超级跑车——One:1看上去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难以操控。


雨下了整整一天。在由空军基地改造而成的试车场 内,One:1在光滑的路面上释放着它那怪物般的超级动力。当双涡轮增压V8发动机发出咆哮时,车辆总会表现出甩尾或侧滑,即便车辆动态稳定系统一直处于 工作状态,One:1的车轮也难以百分之百地将动力传递给路面。当采用普通汽油作为燃料时,这台发动机能够输出1161马力,当加入掺有85%乙醇的生物汽油时,它可爆发出1341马力的最大功率和1371牛·米的峰值扭矩。不过,无论采用哪种燃料,轮胎和路面之间都难以从滑动摩擦转化成滚动摩擦,只有当车速超过200公里/小时,打滑现象才会明显减弱,空气动力部件产生的下压力才足以将One:1 “按”在赛道上。


伴随着令人窒息的心跳,我们体验了这辆车残暴的加速性能。在One:1面前,任何弹射起步辅助程序都不 值一提。然而在驶入机场跑道时,车辆突然产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甩尾,尽管车速丝毫未减且顺利滑入了起飞跑道,但眼看着跑道边缘离副驾驶席的车窗越来越近, 我快速扫了一眼驾驶员的神情,发现这并不是赛道秀的一部分,毕竟这部价值285万美元的跑车正处于失控中。好在他及时控制住了局面,我能感受到车尾不再飘 忽不定,车身的运动趋势再度步入了正轨。造成这一险情的原因其实还是缺乏轮胎与道路间的相互作用,原本车辆可利用漂移产生向心力,而在潮湿的路面上,这样操作反而很容易将车辆送向跑道的边缘。


经过这次险情之后,我的脑袋里忽然闪过各种问号。首先,如果车辆真的不幸四轮朝天扣在跑道边,我们将如何成功逃出装 有剪刀门的One:1?其次,自从十二年前瑞典空军从这块土地上撤走之后,场地明显缺乏管理和维护,在跑道的边缘杂草丛生、隐约还有土堆和乱石,让人不禁联想到《摩登原始人》中主人公的后院。这样的环境真的适合极限驾驶么?

我们还算幸运,当时后轮已经漂出了跑道,车轮已经在土堆边缘打滑,而前方50米开外就是两块灌木丛,如果没有及时操 作,车辆毫无疑问会撞上它们。好在车辆很快地向跑道旋转了一些角度,同时长满杂草的泥土也降低了一些车速,让试车员重获控制权。顿时坐在车内的我们松了口 气,两人用各自的语言嘀嘀咕咕,之后却又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听得出那时我们还都有些后怕,言语中透露出紧张。在稍稍平复一下紧绷的神经之后,该轮到我来试驾One:1了。


曾有不少人认为One:1是虚拟世界中的臆想车型,对于这一点其实并不奇怪。因为就在科尼赛格正式公布这款Agera R升级版本的官方资料之前,这款车的电脑合成图便和名模Kim Kardashian的背影拼接在了一起,在互联网上引起了极高关注。


再来说说它名字的来历。One:1其实指的就是“一比一”,表示当以掺有85%乙醇的生物汽油作燃料 时,1341马力的最大功率和车身质量(1360千克)之比趋近于1:1。这款车的设计其实源自超跑爱好者的灵感,因此车名同时代表着梦想1:1成真。 One:1从静止加速到402公里/小时仅需要20秒,极速可达440公里/小时,而在时速257公里时,该车可以产生等同于610公斤的下压力。


虽然参数表现非常出人意料,但一切都是真实的。科尼赛格如期将One:1造了出来,而我们在瑞典南部的恩厄尔霍尔姆体验到了这款车的威力。凭借着不凡实力,科尼赛格已经在顶尖超级跑车市场上成为最重要的参与者之一。官方表示只会生产7辆One:1,其中4辆销往亚洲市场,2辆留在欧洲,而仅有1台会出现在美国市场上——它的车主只允许以“展示和陈列”的名义将其收入囊中,这意味着人们在美国大街上见到One:1的概率几乎为零。


然而作为顶尖限量版超跑的买家,他们都会受邀来到科尼赛格工厂,亲自看到他们的座驾在那里完工。低矮的 办公楼以及被漆成深绿色的机库已成为科尼赛格品牌的代表,其知名度不亚于法拉利摩德纳工厂地标性的大门。不过科尼赛格公司门口并没有停放任何他们生产的车 型。事实上,在过去的十二年里,只有115台车从这里完工,这意味着他们的企业运作并不庞大。然而,科尼赛格却在有限的环境中完成了相比其他汽车公司更 多、更艰难的任务,所有的工程研发和设计都在这里完成,一系列碳纤维部件则通过科尼赛格自己的设备和技术成型出炉,包括座椅骨架和车轮。车身的喷涂和装饰 也是在这里的工厂完工的,发动机的组装和测试同样如此。一切都是手工制造,一切都需要工人技师凭借着丰富的经验和认真的态度去完成。很难想象,将400个 零件组装成白车身需600个工时,而上漆则另外需要花费800至1200个不等的工时,完成整台车辆组装所需投入的时间和人力由此可见一斑。


最终我亲眼见到了One:1,它被静静地停放在生产区域之外,发动机舱盖被支撑起来,剪刀式车门也向上掀起。尽管没 有聚光灯的照耀,但是我们的注意力已完全被One:1所吸引。就像科尼赛格旗下的其他产品一样,One:1并不是最漂亮的,车身上布满了各种经过空气动力 学分析设计的翼片和导流板,车尾也安装有巨大的尾翼,整体看上去更像一辆经过点缀的勒芒原型车。


我就这么傻傻地观察着车身的每一个细节,以至于差点忘了Christian von Koenigsegg先生正在边上耐心地等候着。这位公司创始人拥有一副健壮的体格,泛着光泽的头顶是他最重要的外貌特征,让我不禁想到,如果 Christian手里还抱着一只白猫,那他一定会被误认为是007邦德电影里著名的反派角色布洛菲尔德。但其实Christian为人非常和善,没有企 业家的架子,他向我详细介绍了GPS适应性悬架在赛道各个弯角上的工作原理和变化过程,甚至对我即将试驾的原型车未安装隔音装置而表示抱歉,当然他也表示 交付客户的车辆一定会安装这套减噪系统。随后Christian稍加迟疑地思考了一下,又提到他的公司计划今年驾驶One:1在纽博格林北环冲击量产车圈 速记录。Christian本人乐观地认为Agera R和One:1都将轻松击败由保时捷918 Spyder所创下的6分57秒的圈速。他说:“当分析竞争对手在北环各段的圈速时,我们已经离刷新纪录越来越近。”


现在我们的车停在潮湿跑道边的草地上。之前的有惊无险并不足以让One:1背上“寡妇制造者”的名号,但是今天天气的确会让它的性情变得难以捉摸。


不过好消息是,One:1安然无恙,车身没有损坏或刮擦的痕迹,轮胎也没有破裂。回到刚才车辆发生险情的路段,可以发现跑道中央有约2、3厘米深的积水层。即便One:1在高速时的下压力非常大,四个车轮在经过积水区域时仍旧会产生“滑水”现象。如果我们能更谨慎些驾驶,应该不会再次出现险情。


One:1的驾驶舱空间非常有限。座椅的包裹性会让你误以为该车装了儿童座椅,6点式安全带则会将人牢牢“绑”在座椅上,蛋形车顶和勒芒赛车如出一辙。车内装饰简单而昂贵,因为处处都使用了碳纤维材质,当然中控台并不会像福特福克斯那样充满塑料质感的按钮。位于驾驶者正前方的TFT液晶仪表盘拥有450公里/小时的最大刻度,而在仪表组底部左侧则是一个小型功率表,它能显示发动机当前状态下的功率输出值,最大量程为1200马力。


可惜的是,在整个下午的试驾过程中,我都没法将功率表的显示范围填满。不过在一般使用过程中,人们却可发现,One:1表现得非常温和,发动机虽然很响,但是在低转速时非常听话,只有当涡轮增压器介入时才会发出滔滔不绝的声浪。5.1升V8发动机可在3000转/分时输出1000牛·米扭矩,只要节气门开启稍稍偏大,牵引力控制系统就会介入。我 曾尝试全油门起步,发动机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响声,好像愤怒的公牛即将进入战斗状态。然而功率表的显示却“仅仅”为600马力,车轮在161公里/小时仍会 表现出打滑倾向。加速体验令人印象深刻,不过我却很想知道,如果路面不湿滑,加速水平是否还会有明显的提升空间。无奈这样的尝试无法在本次试驾体验中实现。

6001.jpg

很快我们结束了跑道试驾,是时候驶离厂区到当地的公路上体验一下One:1的表现了。尽管One:1拥 有骇人的功率输出,其各项设定也更偏向于赛道,但是我们却发现它在应付普通公路时也有自己的一套。One:1的悬架调校非常硬,在公路上行驶时却非常平顺,转向机构也具有不错的反馈和精准度,同时也并不显得过于灵敏。7挡手自一体变速箱的反应并不算非常快,它会在挡位之间明显停顿。在高转速时,挡位变换 的速度会由于第二组齿轮的介入而变得更犀利。这组额外的齿轮位于动力输入轴的末端,扮演了类似行星齿轮自动变速箱中锁止机构的作用,它能削减输入轴的转 速,从而让齿轮间的同步变得更加顺畅(详见“鸡蛋壳下的秘密”)。总体来说,One:1驾驶起来非常安全,它不必动用全部功率,便能将路上其他车辆远远抛 在身后。当我们回到厂区时,One:1再度展现了其神奇的一面:悬架系统自动介入让车头抬升,因为导航系统已经“告诉”One:1前方出现了凸出的减速带。在经过第一天体验、并补上一系列“功课”之后,我悄悄地向北欧的太阳神祷告,希望他能在第二天早上赐予我们干燥的路面。


我的祈祷好像得到了一些应验。第二天清晨来临时,天空虽然依旧是灰蒙蒙的,充满了乌云,但是此时的确已经不下雨了。跑道依然潮湿油腻,不过上面的积水层已经不见踪影。对于此次体验之旅来说,这样的条件已经足以让我们欣喜不已。


科尼赛格的试车手Robert Serwanski(不是前一天差点造成事故的那位)陪同我们完成了第二天的测试。Robert之前是马自达MX-5大奖赛的职业赛手,在深度接触过“世 界上最慢的赛车”之后,他却来到这里参与开发世界上最快的公路跑车。如果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他就是即将在今年晚些时候驾驶One:1挑战纽博格林北环的 车手。今天,Robert首先驾驶着One:1在跑道上完成了准备工作。他将车辆稳定系统关闭,One:1便在漂移中回到了跑道中央,在那里以正弦曲线来 回行驶,从而使轮胎获得最佳工作温度。之后,Robert驾着车回来告诉我们,牵引力的输出依旧受到限制,但是足以让我在直道上达到322公里/小时的车 速,之后还有差不多1.9公里的安全距离用来制动。


然而我却很犹豫是不是该去挑战One:1的高速性能。通过平稳的起步 后发现,今天跑道上的抓地力明显比昨天好了很多。在扭矩爆发时,车尾依旧会摇摆,但是和昨天剧烈的甩尾相比这并不算什么。油门反应积极强烈,牵引力控制系 统的介入也比昨天测试时更晚。Robert之前说过,如果你能毫不迟疑地给出转向指令,那么此时车辆稳定系统正处于最佳的工作状态。而在全油门 时,One:1的加速便显现出其残暴的本质,强大的力量无情地推着你的后背,就像侠探杰克在酒吧门口的打斗中丝毫不留情面。


即便变速箱处于第四个挡位,发动机依旧能输出强大的后劲,后轮在经过 短暂打滑后重获了抓地力。然而之后令人惊讶的是,由于空气动力设计形成了强大的下压力,因此车轮与地面间的摩擦力也显著提升,161公里/小时,车辆的加 速度明显比之前更高。在发动机转速8000转/分时我快速地瞄了一眼功率表,上面正好显示1000马力。尽管One:1的高速表现仅仅维持了短短数秒,跑 道尽头就已近在咫尺,但是这对于体验这款超级跑车来说已经足够了。


离开瑞典时,我既得意又失意。我很幸运能体验One:1的全油门工况,我也不怀疑这款车是公路上最快的,也是最刺激的车辆之一。然而我们却依旧期望能够在一条宽阔而干燥的赛道上更安全地享受这款车所带来的极限乐趣。此外,如果One:1不能在纽博格林北环上夺下最快量产车的头衔,这一定会让我们吃惊和唏嘘。但是不管怎样,身为忠实超跑粉丝的你一定会对One:1保持敬仰之情。


设计工业
评论
new

直播时间:1970.01.01 晚08:00
直播嘉宾: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