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铅笔 蓝铅笔logo

艺术文化 | 【萌漫】一只胡萝卜精

22628 1 1
2015.12.06 01:28

【萌漫】一只胡萝卜精
这么萌的萌漫你不看简直丧心病狂!

蓝铅笔数字艺术翻译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这么萌的萌漫你不看简直丧心病狂!

在外地休假,木有板子,只能拿手指头在ipad上戳着画= =于是……开一个画质很渣……更新不定……应该不长的……坑……

一只胡萝卜精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书生,在屋前种了一大片胡萝卜。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越长越大。

一只胡萝卜精

越长越大……

一只胡萝卜精

越长越……

一只胡萝卜精

地里生出一只无比肥硕的胡萝卜。

书生看着它,看着四周被它挤得东倒西歪的小胡萝卜们,下了个决定……

一只胡萝卜精

肥胡萝卜被栽在花盆,搬进了屋。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跳!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就是从这一刻起,胡萝卜精开始了它苦逼的暗恋之路……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每天都陪伴在心爱的书生身边,小日子过的甚为愉悦。

只可惜好景不长,有一天,书生他……

一只胡萝卜精

又带回来一盆植物。

一只胡萝卜精

一枝漂亮的黄牡丹。

书生把牡丹摆在书桌上。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当夜……

一只胡萝卜精

翌日……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最终还是被一脸莫名的书生搬回了原位。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死盯着黄牡丹,愈发愤慨。

胡萝卜精觉得自己是一根英俊的胡萝卜。

可书生明显更喜欢黄牡丹。

胡萝卜精觉得这说不过去。

胡萝卜精很苦恼,它觉得自己和黄牡丹之间,差了点什么。

它努力思索。

一只胡萝卜精

努力思索。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使劲儿……

一只胡萝卜精

使出破土而出的劲儿……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书生:“嗯?”

一炷香后。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轻轻放下……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面无表情的俯视着胡萝卜精,看了一会儿,一言未发的转身爬回了盆。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很受挫。

它觉得自己输了。

黄牡丹能被摆在书桌上,它不行。

黄牡丹脑袋顶上有朵花,它没有。

黄牡丹可以徒手拆花盆,它做不到。

胡萝卜精蔫蔫的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又一炷香后。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内部剖视图)

黄牡丹从盆地挣扎着爬上来,看着消沉的胡萝卜精,陷入思考。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我们得谈谈。”

黄牡丹:“进了我的盆,就要守我这儿的规矩,约法三章。”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第一,记住这条线,那边是你的,这边是我的。”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第二,白天不能随意走动。”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不能被任何人看见。”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特别是书生。”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嗯?”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抓了抓下巴,了然道:“原来你喜欢书生。”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不过书生不会喜欢你,只要你是根萝卜。”

胡萝卜精静静坐在盆里,没有说话。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走过去,拍了拍它肩膀,叹了口气,道:“胡老弟,我来助你罢,助你化出人形。”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如、如何?”

黄牡丹:“……”

黄牡丹:“还是一张萝卜脸。”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把自己埋在盆里,无比消沉。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看着一蹶不振的胡萝卜精,幽幽开口:“其实也不是没法子挽救一下。”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你道行不深,根基浅薄,想完全化成人形,尚需修行。”

一只胡萝卜精

书生家的后院临着山,胡萝卜精每天入夜,都要走很长一段路,去后山苦修。

一只胡萝卜精

每夜都要走很远的路。

一只胡萝卜精

很远的路……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依旧是一炷香后。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身残志坚的胡萝卜精依然趁着夜色溜进后山苦修。

依然要走过一条很长的路。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跟在黄牡丹身后。

胡萝卜精很努力的修炼。

一只胡萝卜精

不论风雨。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每一早,天将亮未亮的时候,胡萝卜精都要吭哧吭哧的爬回花盆里。

进盆之前,它总是会站在书生床边,偷偷摸摸的望上一望。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勤勤恳恳的修炼。

一只胡萝卜精

日复一日。

一只胡萝卜精

蔫不出溜的就过去了那么多天。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身上的伤口愈合了,脑瓜顶上的萝卜缨也长出来了。

胡萝卜精觉着自己又是一根英俊潇洒的胡萝卜了。

它觉着,照这么下去,离自己跟书生携手并肩望夕阳的景儿,兴许也不远了。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开始这么想的第二天,书生背着小包袱,离开了宅院。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问黄牡丹,书生这是干啥去了。

黄牡丹说,上京赶考。

胡萝卜精不懂什么叫上京赶考,它愣了愣,又问,书生啥时候才会回来。

黄牡丹说,考不上过个把月就回来了,考上了就不回来了。

胡萝卜精朝着书生离去的方向,望啊望,等啊等。

一只胡萝卜精

书生始终没再出现。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给。”

胡萝卜精:“……嗯?”

黄牡丹:“你去京城找书生罢,找到以后,把这个吃了,就能化出人形了。”

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真、真的?”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真的。”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这个给我了,那你还有吗?这东西……是、是不是十分贵重?”

黄牡丹:“带点灵气的石头罢了,后山有很多的,没了再去捡就是了。”

胡萝卜精:“啊?可是看起来不大像石头啊。”

黄牡丹:“我骗你作甚,再说你我相识甚久,我可曾骗过你?”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没有……”

胡萝卜精:“这个,真是谢谢你了。”

黄牡丹:“……”

黄牡丹:“不必放在心上。”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京城路途遥远,你早些歇息,明日好上路。”

胡萝卜精:“牡丹兄,你不和我一同去么?”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看了看胡萝卜精,顿了一顿,开口道:“不了。”

言毕转身离去。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当夜。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在盆里睡着觉,做了个梦。

梦里有一条路。

它梦见自己站在路的这一头。

一只胡萝卜精

那路可长可长。

一只胡萝卜精

书生站在路的那一头。

一只胡萝卜精

天亮,胡萝卜精醒过来,它记得自己在梦里一直追一直追,却不记得梦的结尾。

一只胡萝卜精

这天夜里,黄牡丹也做了个梦。

它梦到好多好多年前,那时候它年岁尚幼,道行尚浅。

它种在后山脚下,被埋在深深的地底。

一只胡萝卜精

四周很暗,且静。

后来黄牡丹修为渐长,破土而出。

一只胡萝卜精

远望青山,近走绿水。

黄牡丹被遍野的山花簇着,依旧觉得静。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觉着,其实地上地下也无甚区别。

黄牡丹躲回土壤之下,半睡半醒的,又度过了许多许多年。

直到一双手把它挖出来,种进盆,带回家。

一只胡萝卜精

和一盆萝卜摆在一起。

胡萝卜精跟在黄牡丹身后,总是牡丹兄、牡丹兄的喊着。

黄牡丹起先觉着烦。

后来……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睁开眼。

胡萝卜精:“牡丹兄、牡丹兄。”

黄牡丹探出头,胡萝卜精扒在盆边,巴巴地望着它:“牡丹兄,我上路了。”

黄牡丹回了回神,说了两个字:“保重。”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书生。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捏着小石头。

小石头黄灿灿的,闪着荧荧的光。

黄牡丹说,你找到书生以后,把这个吃了,就能化出人形了。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探头看看书生,书生依然站在原处,和胡萝卜精隔着一条长长的路。

胡萝卜精想起出发之前的那一天晚上,它所做的没有结尾的梦。

它梦见自己站在一条路上。

那条路可长可长,杂草丛生。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拨开野草,拼命往前追。

一只胡萝卜精

往前追。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别哭了,你哭起来可真丑。”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牡、牡丹兄,你的花儿……”

黄牡丹:“花期到了,自然就谢了。”

胡萝卜精:“你又骗我,你给我的石头,我翻遍了后山也没寻到一颗,实话讲,那是不是你的内丹……”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牡丹兄,内丹我不要了,还给你,你还是开着花的样子好、好看些……”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没了内丹开不了花就开不了花了,反正开着也没人看,反倒是你,化不出人形,怎么去追你的小书生。”

一只胡萝卜精

胡萝卜精:“不化了,我不想化了。”

胡萝卜精抹抹眼泪,突然道:“我看。”

黄牡丹抬起眼,望过来。

胡萝卜精:“你开着花,我看。”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既然你又回来了,进我的盆,那还是得守老规矩。”

黄牡丹:“约法三章,第三章。”

一只胡萝卜精

黄牡丹:“留下了就不能走了,这一辈子都得在这盆里,陪着我。”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

《一只胡萝卜精》完

蓝铅笔数字艺术,分享职业动画师的点点滴滴。

评论
new

直播时间:1970.01.01 晚08:00
直播嘉宾: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