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铅笔 蓝铅笔logo

影视知识 | 深入了解迪士尼动画短片《Paperman》

22933 4 0
2015.12.06 01:56

《纸人》开创了一门新技术——将CG与手绘动画完美结合。最近我与导演John Kahrs(曾供职于蓝天工作室、皮克斯,并于2007年起在迪士尼动画长片部担任动画总监一职,主要制作了《长发公主》)讨论了本片的制作过程。

作者:Jerry Beck

蓝铅笔数字艺术翻译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貌似到处都是讨论《纸人》的声音,这部迪士尼动画短片于近期在国际动画影展进行了首映,并将于11月2日跟随《无敌破坏王》一起上映。我已经看完这部片子,与其他对它赞不绝口的人一样,我也为其创新的风格,感人的故事和其为迪士尼角色动画开创的新方向赞叹不已。它如同一缕清风——希望它的出现能为手绘动画和其爱好者们带来美好的未来。

深入了解迪士尼动画短片《纸人》

《纸人》开创了一门新技术——将CG与手绘动画完美结合。最近我与导演John Kahrs(曾供职于蓝天工作室、皮克斯,并于2007年起在迪士尼动画长片部担任动画总监一职,主要制作了《长发公主》)讨论了本片的制作过程。

Jerry:制作《纸人》一片的缘由是什么?是迪士尼短片节目的一部分吗?

John Kahrs:在《长发公主》完工后,这部长片与公司的下部长片《无敌破坏王》之间无法顺利衔接过渡。管理层想知道:“有没有什么可以推动技术衔接的办法,能填补两片之间的空白,尽可能地用到各专业的员工?”我就想到可以结合2D和3D技术来制作一部动画。我把想法提了出来,他们说:“好啊,可以试试。”但那时他们并不知道这对技术的要求有多高。

Jerry:约翰 [拉赛特]知不知道这部短片的最终成效会是怎么样的?知道它是黑白片吗?是什么启发你想到这个故事?

John Kahrs:在我给他看样片之前,他并不清楚我们做的是什么,看完样片中的技术技巧后他才加入了支持我们的行列。自我在纽约生活并开展事业以来,这个故事的构思一直埋藏在脑海中。每天我都要在中央车站坐车上下班,对于早已入而立之年的我而言,应该很享受这样的城市生活才对,可事实并非如此,而我又无法道明自己不快乐的原因。纽约是个让人畏惧的地方,人人都对外设防,产生一直都被人群包围却倍感孤独的矛盾感觉。有时,你会与陌生人之间产生很随机的联系,于是我就开始构思这个想法——如果能相互产生关联会怎么样?如果故事中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产生了关联,但却失之交臂,之后的整个故事都围绕他努力寻觅她展开,会怎么样?而如果他们真是命中注定的一对,那就是缘分所致,将会无比浪漫。

Jerry:我一直喜欢提这个问题:从你得到批复开始到项目完工,大概需要多少时间?差不多一年左右吗?

John Kahrs:没错,差不多一年。可能是14个月。

Jerry:能不能和我说说影片中运用的新技术?是怎么想到这个方法的?

John Kahrs:其实是在与Glen合作制作《长发公主》时得到的启发。在迪士尼看到那么多手绘图,被那么多珍贵的文化遗产包围,是件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手绘图上那么多的亮点,多么具有表现力!而为了与这样的魔力相配,CG动画师得付出多大的努力。于是我想,我们为什么要让这些手绘图变成无人问津的历史?为什么不让它们重返屏幕呢?有没有办法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让CG技术来传承这些手绘图?

最终,在与Eric Daniels合作,并在年轻有为的顶级程序员Brian Whited的帮助下,我们用比预期更为复杂的方式成功解决了这个问题。Brian Whited开发了一个称为Meander的程序,这是个以向量为基础的绘图工具,可以让艺术家在绘完图后自由更改线条。我们当时发现他在为这个软件编程,于是把整个软件拿来套用,几乎是绑架了他,挪用了他的程序,“逼”着他加入这个项目。这个工具与材质图不同,感觉像在CG界面上作画,其实是在CG驱动的2D层中操作。它最难能可贵的一点是界面上的图直接显示在手绘动画师面前,直接展示在他们界面上,以便他们看清自己的绘画状态。他们无须把图送至黑箱来进行处理后看到效果,直接在自己眼前就能看清每一个步骤。

我特别自豪的一点是它真正实现了让线条呈现出来,出现在图像上方这一目标。让我联想到Milt Kahl在制作《101斑点狗》时用施乐复印线条来推动技术进步的事。他不想用砂纸磨去绘好的图,想要让最初的活力、描边的速度和线条的表达性都能保持完整。虽然我很喜欢《长发公主》——我觉得我们正处于CG的黄金时代——然而,当今所有的工作室都在与程式化的现实主义形式相竞争。我相信这并不是动画的唯一出路。我认为2D应该达到能与融入大量CG特效的超级大片相抗衡的程度。我们必须设法推进这一进程,革新技术,尽可能实现这个目标。

深入了解迪士尼动画短片《纸人》

Jerry:现在已经没有了与老一辈动画师素描类似的作品……

John Kahrs:看到过铅笔测试版的《美女与野兽》的话,你会发现它真的栩栩如生,仿佛有魔力一样。从其中一些Mark Henn的手稿中可以看出,仅用两三笔表示的头部就已经如此鲜活而富有情感表现力——这栋楼里的济济人才可以轻松地做出这样的作品。在制作《纸人》时,我们并没有服装部或者毛发部,布料的褶皱、头发的剪影等等都是在2D绘制过程中设定的。我们的动画师可以对作品进行调整,如果他们愿意的话,还能把CG底层整个删除,也可以变更手臂的轮廓等。如有必要,他们还可以用类似于Milt Kahl的方法设计所有布料。

Jerry:这就来自动画师的巧手。遗憾的是,这在当今的一些CG电影中很缺乏。你会用这种方式做其他短片或是长片动画吗?

John Kahrs:无论在哪里播放这部短片,影片结束、灯光亮起后的第一个问题总是“你会用这种方法来做一部长片吗?”我觉得我们正在向这个方向靠拢,但尚未定夺。拉赛特和卡特姆希望我继续发展这项技术,将它上升到一个新高度。但具体这个新高度是什么,我想留下悬念让大家来猜测。

都看到这儿了,点个赞再走呗。 (/ω・\)

蓝铅笔数字艺术,分享职业动画师的点点滴滴。

评论
new

直播时间:1970.01.01 晚08:00
直播嘉宾: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