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铅笔 蓝铅笔logo

影视知识 | 过多的细节,会毁了故事

22675 1 0
2015.12.06 01:56

从零开始想一个故事,有一定的难度。因为你没有任何参考依据,只有你和你面前的白纸。

原文出处:AnimApp

过多的细节,会毁了故事

从零开始想一个故事,有一定的难度。因为你没有任何参考依据,只有你和你面前的白纸。

写细节的好处是,你有很多参考依据。当你形容一个每天喝水用的茶壶时,你非常了解他长什么样,马上就可以下笔了。

那就是为什么初学者,会在故事中写一大堆细节,因为那样比较简单。但也因此,故事无法让人留下印象。

很容易说服自己,形容细节是好的表达方式,毕竟别的作家也这样。连成名的作家都这样。

能看懂钟上的时间,不一定能懂它内部的运作。像一个精密的钟,好的故事,内部运作是看不到的。你可以一直瞪着时针或秒针,但它不会告诉你,它为何会动。

所以,很多读者看到了作家表面华丽的文句,于是模仿了它。那紫色的农场,那橘色的夕阳,那脱落的油漆,那长长的倒影,那消失的火球..........

名作家 Cormac McCarthy (麦卡锡) 也这样写啊,为什么不行?

这里少的东西是 - 「意义」。为什么要形容这些东西? 如果只是想让读者看清楚,那是在浪费时间。这样写,只会破坏节奏。如果搞到最后,这些细节对故事没有意义,只会让读者看的一头雾水。故事不只是要有 「意义」,是要 「有意思的意义」 (an interesting purpose)

举例来说,妈妈和小孩发生了车祸。小孩安全的飞出车外,当他回到现场时,看到扭曲的车子,画面有火有烟。妈妈满身是血,脸是扭曲的,身体纠缠著方向盘。空气弥漫着恐怖的气息。

恐怖的故事吧。很值得把细节写清楚吧? 其实不然。 这段文字只是形容小孩生命中的一段遭遇。那又怎样?

换个写法,同样的场景,妈妈还活著。但小孩看到妈妈扭曲变形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只有恶心的感觉,实在不敢靠近她,把她救出。小孩长大后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办法克服,看到妈妈的脸,扭曲的像怪物的恐惧感。这段戏现在有意义了。

如果同样这段戏,该写的细节都写了,但小孩一生背负罪恶感这件事没提到。这件事,故事后半段才会提到。这样,故事读起来会不会像第一版故事一样,毫无意义。毕竟读者眼前的字就只有这些。

所以作家必须了解每一场戏背后的意义是什么。在写的时候把它写进去,但不是那么直接,坦荡荡的讲出来。而是透过言外之意, 画面,和聚焦。我们应该剃除对故事没有意义的细节,留下把故事说好的细节。

当你知道这场戏的焦点是小孩对「妈妈车祸后的脸」的恐惧感,你就知道该写哪些细节。车子的损毁有多严重,烟如何飘上蔚蓝的天空,都不会帮助这个故事,所以别浪费笔墨形容。

如果想写别种意义也可以。同一场车祸可以形容: 投胎转世、科技隐忧、身心创伤、现代艺术、上帝惩罚,各种不同的意义。重点是,意义选定后,就把它执行出来。如何写,如何微妙的隐藏意义 (level of subtlety) 看你自己,这样就不会只是在写华丽的文句。

所以,写又臭又长的细节是 OK 的,只要是对故事有意义都 OK。每一场戏的意义要搞清楚。它最好不要是很明显或太好猜的。(obvious and predicatable)

当你知道这场戏的焦点是小孩对「妈妈车祸后的脸」的恐惧感,你就知道该写哪些细节。车子的损毁有多严重,烟如何飘上蔚蓝的天空,都不会帮助这个故事,所以别浪费笔墨形容。

如果想写别种意义也可以。同一场车祸可以形容: 投胎转世、科技隐忧、身心创伤、现代艺术、上帝惩罚,各种不同的意义。重点是,意义选定后,就把它执行出来。如何写,如何微妙的隐藏意义 (level of subtlety) 看你自己,这样就不会只是在写华丽的文句。

所以,写又臭又长的细节是 OK 的,只要是对故事有意义都 OK。每一场戏的意义要搞清楚。它最好不要是很明显或太好猜的。(obvious and predicatable)

事无巨细的形容一个火烧屋的熊熊烈火,去反映受困男子的恐惧是多余的。我们都知道火很恐怖。花时间写它,不会把故事讲的更清楚,只会让节奏变慢。但,如果形容那个熊熊烈火的形状,反映到男子需要不断丢椅子、桌子让火烧更旺的心境,就有意义多了。那不是预料中的剧情,值得我们更深入探讨。

细节的背后如果不带意义,就没意义了! (Description without purpose is pointless!)

都看到这儿了,点个赞再走呗。 (/ω・\)

蓝铅笔数字艺术,分享职业动画师的点点滴滴。

评论
new

直播时间:1970.01.01 晚08:00
直播嘉宾: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