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铅笔 蓝铅笔logo

艺术文化 | 皮克斯故事开发部主管 Mary Coleman 访谈 (中)

22527 2 0
2015.12.06 01:57

我们常开玩笑,如果我们把电影想法 pitch 给好莱坞大公司听,谁会批准一个老鼠煮菜的故事? 或老头与小胖弟的故事? 其实我们是把每部片都交付给「艺术家们」,我们的立场是:「我们相信你,也相信你的眼光」。我们的点子不用经过市场导向的焦点团体审核。所以,我们可以玩一些非传统的故事,也不被谁谴责。毕竟我们在偏僻的小镇 Emeryville 工作啊 (笑)。

源自:AnimApp

皮克斯故事开发部主管 Mary Coleman 访谈

问:皮克斯很爱「故事」,也有「把故事说好」的决心,可以看出有研究过亚里斯多德或坎贝尔这种传统元素。但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在选角色时,会做一些非传统的决定。像料理鼠王: 怪怪的...「老鼠」与「食物」?

答:我们常开玩笑,如果我们把电影想法 pitch 给好莱坞大公司听,谁会批准一个老鼠煮菜的故事? 或老头与小胖弟的故事? 其实我们是把每部片都交付给「艺术家们」,我们的立场是:「我们相信你,也相信你的眼光」。我们的点子不用经过市场导向的焦点团体审核。所以,我们可以玩一些非传统的故事,也不被谁谴责。毕竟我们在偏僻的小镇 Emeryville 工作啊 (笑)。

皮克斯故事开发部主管 Mary Coleman 访谈

问:我知道皮克斯一直在挑战新的「动画技术」,把它往前推进。拍这些非传统的故事,也反映一样的态度吗? 挑战与推进的态度。还是导演对某个故事有特别的热忱?

答:很好的问题。我们并没有刻意去挑战任何事情 (push the envelope)。比较像是,这里的导演有特别的愿景,然后大家都会全力帮他拍出来。但导演并不是要做「实验性」的东西喔。某一方面我们的电影很传统。我指的是故事上,像角色的变化 (character arcs)。如果你观察我们的电影,主角一开始都有缺点,他会展开一个旅程,结束后,会变成更好的人...或老鼠....或鱼儿。

问:好像很多皮克斯电影都有所谓的 「难兄难弟」(strange sojourners) 组合。玩具总动员中的伍迪和巴斯光年。怪兽电力公司中的毛怪和小女孩。海底总动员中的爸爸鱼和朵莉。瓦力中的瓦力和伊娃。飞屋中的爷爷和小胖弟。把个性反差很大的两人凑在一起,背后的想法是什么?

答:我们在电影设定上并没有要拍「兄弟剧」(buddy picture)。导演一开始可能会对某一个角色有强烈的感觉。但因为我们是讲主角成长与蜕变的故事,跟一般人一样,我们都是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relationships) 下成长与蜕变的。老爷爷卡尔,在飞屋的第一年中,是孤单一人的,直到编剧 Tom McCarthy 把胖小弟罗素加入后,事情才有些变化。我们的故事,不只是「角色导向」(character-driven) 也是「关系导向」(relationship-driven)。最近上映的长片【勇敢传说】(Brave) 就是妈妈跟女儿的故事,非常「关系导向」。

问:透过这种「兄弟党」式的叙事,可以强化主角的变化。像海底总动员中的爸爸鱼,这位人兄是怎么搞的?

答:他过度保护啦。但我们会同情他。因为片子一开头,就看到他太太和几千颗卵被梭子鱼 (Baraccuda) 给吃掉,只有小鱼 Nemo 存活。所以我们会原谅爸爸抓 Nemo 抓的那么紧。

第一版故事,没有前面鱼卵被吃掉这段。是透过回忆才知道爸爸为什么要过度保护的。这时智囊团 (brain trust) 有意见了,我们一直觉得爸爸鱼很不讨喜。他很烦啊,担心东担心西,很难替他加油。如果故事一开始就说清楚他为什么过度保护,他的角色会更讨喜,观众会更想替他加油。所以我们在初剪阶段就做了调整,导演 Andrew Stanton 看完调整后,也觉得有这样比较好。但并不表示每一部片,前面都要来一段开场 (飞屋的开场,是想让我们原谅老爷爷的古怪脾气啦) 我们也不想把这个原则作死,说从今以后每部片都要有个「说明角色缺点」的开场。

我们时常在找平衡点。我们希望角色一开始有缺点,那样他才能改变。但太超过的话,又不讨喜了。这时智囊团对导演就很重要。像说「太过头了」或是「还可以再夸张一点,角色这样才有成长空间」是每次讨论时上演的戏码。

当我说,我们拍的电影很「传统」时,我指的是,我们拥抱某种老式的说故事技巧,它能历久不衰不是没有原因的。例如说,我们希望我们拍的片都有「净化作用」(cathartic)。很高兴听到玩具总动员3,让一个大男人哭(想到小孩要上大学)。我们不怕在电影中谈感情 (sentimental) 。虽然不是铁证,但我们确实想做让人心灵提升 (uplifting) 的电影。

问:我研究过很多 Joseph Campbell 和 Carl Jung (Joseph Campbell 深受 Carl Jung 影响) 的著作,像 - 角色原型、叙事原型。这些道理深植在故事中,但更重要的,它们也同时存在人类的潜意识中。这些道理能存活几千年不是没有原因的。

答:我知道有些导演被 Bill Moyers 的 Power of the Myth 电视节目启发。有人则是参加 Robert Mckee 的 Story 研习营有很大的收货。我们大家都从编剧 Mike Arndt 身上学到很多。他从个人危机、外在危机、和哲学上的危机,几种角度去写故事。我们很少会说,来拍个教大家什么道理的电影。而是导演会从一个很个人、很私密的地方出发。「我想拍部过度保护父亲的故事,因为我自己就是这样」。或是,「我忙于工作,失掉了家庭,但我最后发现这段旅程让我学到很多」。

有时出发点是很随性的,怪兽电力公司导演 Pete Docter 小时候就很有想像力,真的相信衣柜裡有怪物,长大后拍这部片就反过来想说,如果怪物怕小孩会怎样。我们都从个人的地方出发,当故事展开后会深受古老的故事模式影响。

问:我们在飞屋中,看到关系建立的重要性,对吧。故事从卡尔小的时候开始,之后认识了小艾莉,后来失去她了 (这段婚后生活的缩影拍的很美),失去艾莉后,卡尔完全失去生命斗志,之后他在充满生命斗志的胖小弟罗素陪同下展开南美洲的旅程。这对难兄难弟,一个是生命力消失的老人,另一个是充满生命力的小男孩,而两人却同时都有挥之不去的阴影: 卡尔心裡缺了一角,他缺了艾莉,罗素心裡也缺了一角,他缺了爸爸。他们内在的缺角驱动他们外在的旅程,也因此让他们感情加深。从哲学角度来看,最终这是一个卡尔「死而復生」的故事 (a story of ressurection)

答:完全没错。卡尔活在「过去」或是说,根本没在活,只是等待老去。艾莉过逝后他就停止活了。所以没错,这是一个复活的故事。故事结束后,他终于活在「现在」,有一段正常的关系了。更感人的是,他除了跟胖小弟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他也让狗狗 Doug 进来,让他跳到他自己身上、把他当宠物,另外一段正常关系的建立。

都看到这儿了,点个赞再走呗。 (/ω・\)

蓝铅笔数字艺术,分享职业动画师的点点滴滴。

评论
new

直播时间:1970.01.01 晚08:00
直播嘉宾: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