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铅笔 蓝铅笔logo

大片幕后 |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梦境中的残酷 (上)

23211 2 0
2015.12.06 01:59

这就要求将Yann Martel小说中的情节——一位印度男孩Pi在所乘的船发生船难后,被迫与一只老虎、一条鬣狗、一匹斑马和一只猩猩一同困在太平洋中——进行改编再创。为讲述这个不同寻常的故事,多个视觉特效公司为影片中的海洋、环境和动物创建了数码特效。本文将着重于介绍Rhythm & Hues特效工作室以及MPC公司对本片幕后的贡献。

作者:Ian Failes

来源:fxguide

蓝铅笔数字艺术翻译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揭开幕后制作之谜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梦境中的残酷

回忆起《少年派》的导演李安于2009年造访其办公室,并询问CG角色在3D效果中是否更为逼真时,Rhythm & Hues工作室的视觉特效总监Bill Westenhofer道:“我们都回答说‘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试试呢?’”

这就要求将Yann Martel小说中的情节——一位印度男孩Pi在所乘的船发生船难后,被迫与一只老虎、一条鬣狗、一匹斑马和一只猩猩一同困在太平洋中——进行改编再创。为讲述这个不同寻常的故事,多个视觉特效公司为影片中的海洋、环境和动物创建了数码特效。本文将着重于介绍Rhythm & Hues特效工作室以及MPC公司对本片幕后的贡献。

——以上为Rhythm & Hues在制作特效时的关键影像,由我方媒体合作伙伴《每日电讯》提供。

将大海视作一个角色

“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尽可能地将海洋作为一个角色来处理”,Westenhofer说道,“这是我们很久以来接手的第一部需要将60%的连续片长设定在海洋中的电影,所以我们必须找出一个制作海洋和动物的方法。”与Rhythm & Hues一样,MPC也为影片提供了重要的水模拟镜头,包括激烈的沉船镜头和被称为“风暴之神”的暴风雨镜头。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梦境中的残酷

MPC为影片提供了重要的Tsimtsum号沉没镜头和被称为“风暴之神”的暴风雨镜头。详情请见下文访谈。

为了创建出海洋这一角色及其视觉效果,大家开展了大量的研究工作。“我们乘坐一艘海岸警卫队快艇巡查了台湾附近一片波涛汹涌的海域,”Westenhofer说道,“这一行动的收获颇丰,我们发现涌浪的周期可达14秒,浪长非常之长,且伴随着巨大的水量,每次涌浪时水面都将上升六七英尺。”

本次研究结果会发送给设置在台湾的水池摄影棚,周边由蓝屏环绕,该水池摄影棚75米长,30米宽,水深为3米。为了帮助跟踪,水池周围的防溅挡板上还装上了半米大小的网栅。“我们还在水池的一端放置了一个消波装置,有助于破坏反弹回来的波浪”,Westenhofer解释道,“我们让一个主题公园公司修建了12台沉箱——即能以不同的速度吸水并推送出特定波型的大型背负式系统。我们获得的最佳效果是周期为12秒,高度为四米的涌浪。”

解决3D难题

Rhythm & Hues面临的最大困境之一在于《少年派》是在水面拍摄的,且需使用3D设备(Cameron | Pace Group开发的带有ARRI Alexas的3D虚拟影像撷取摄影(FUSION 3D)设备)。“要结合这两者确实不易”数字特效总监Jason Bayever 承认道,“他们拍摄3D的方式是使用两台摄像机——其中一台透过玻璃拍摄,另一台则对反射映像进行拍摄。因为水几乎可以完全反射,你的拍摄角度决定了双眼之间的视差。另一个巨大的挑战是由于我们是用Technocrane(伸缩大摇臂)拍摄的,很多情况下都无法获得参考点进行跟踪——我们是在流动的水面上拍摄一条移动的小船,需要从上往下拍摄,一边跟踪移动的船一边还要拍出角色坐处船上时的移动效果是件非常困难的事。”

观看Pi与斑马在救生艇上的制作片段。

解决办法是在现场的不同角度设置两台监视摄像机,在拍摄的同时为发展中的剧情提供一个概观。Bill Westenhofer同步了所有的摄像机的时间编码。随后,R&H的艺术家在监视摄像机而非主摄像机中跟踪该船。“我们把握了船的正确位置和移动方式,”Bayever说道,“我们尽可能完美地完成了任务,因为从摄像机中看镜头使我们通过解决船的跟踪问题而解决了摄影问题。” 为了匹配左右眼的视觉,我们的3D质量控制部门使用了对视差图进行预加工的专有工具,并开展了人工检查。“很多工作室都将每只眼的视觉进行单独跟踪,并在电脑中进行修复,”Bayever提到,“而我们的做法——也是从制作《瑜伽熊》起我们就采用的做法——即提前修复这些波片。这样一来,在进入管线后,双眼就能获得近乎完美的3D立体效果。在进行跟踪时,波片将会非常干净和匹配,毫无失真。跟踪的真正作用是获取现场摄像机中的数据,并分别为双眼视觉处理这些数据。”

波浪的匹配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梦境中的残酷

水池摄影棚中的拍摄场景

虽然《少年派》中的海洋表面大部分是数码创建的,但也有许多有关救生筏的场景是在水池摄影棚中用一台造波机创造水浪而拍摄的。这意味着R & H必须将水池中的波浪与“实际海浪”的外观相匹配。“我们首先做的一件事情即拍摄涡轮机在不同时间和不同设置下的运行情况,”Bill Bayever解释道,“因此,我们用一个锁定摄像机拍摄了一些镜头,并带回来了R & H工作室,让公司里处理海洋布局的同事用程序工具将两者的波浪效果及频率进行匹配,并根据现场拍摄的参考视频制作出CG波浪。”

“我们的程序工具使用了一系列模拟波型振幅,”Westenhofer补充道,“根据物理学的恒定原理,我们最终得以将水池的波型与虚拟水延展模式相融合,随后我们还须制作白涌头系统。为此,我们使用了被称为blotcher的工具——它允许你选择性地放置不同波型,并在不同的地方为其上色以增加拍摄背景的真实性。”

观看R&H为数码制作的猩猩建模

鉴于水池只有三米多深,R&H在必要时让摄像机浮动跟拍,从而解决了水池波浪翻滚的问题。“我们使场面看起来像是Pi正处于比实际波浪更大的海洋中,”Bayever道,“水池中只能创造一定高度的海浪。我们通过偶尔让摄像机浮动跟拍和将漂流筏与船分离来获得较大的涌浪,抬起船,再将其降低,然后再抬起,使Pi上下晃动——这样拍出的效果与他们拍摄的效果完全不同。”

充分运用其Houdini特效软件和专有水模拟设置是R&H完成影片的关键所在。“要是在过去,我们的制作方法肯定是叠加置换贴图,直到做出一片美丽的海洋,”Bayever道,“在这部片中,由于我们需要与实际原板相匹配,我们用了一个程序贴图方式来制作。我们可以通过这个程序贴图让水朝着不同方向流动和互动,而在此之前,我们不得不采用叠加置换贴图的方式。”

R&H的水工具是在Houdini中通过一个自定义专有着色器和一个立体可视器相互叠加制作的,并在Mantra中对水和特效进行渲染。由于生物是使用自定义Voodoo工具组创建,并在一个称为Wren的专有渲染器中渲染,因此管道必须纳入系统中,以便开展水体互动和在海面上的反射。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梦境中的残酷

天空的制作

天空也是R&H的以水为基础的拍摄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 “当我们开始这个项目时,”Westenhofer 承认道,“我天真地认为只要在网上找上一堆HDRI格式的天空图片就大功告成了。然而令我感到沮丧的是,即便找到了少的可怜的图片,质量也不尽如人意。因此,必须安排某个人做这样的工作——把我们的HDRI rig修改成从八个不同方向进行拍摄且具有六种曝光设置的效果,最终合成一个15K大小的HDR格式天空穹顶来作背景。此人随后去了佛罗里达州,坐在沙滩上等待着出现漂亮的天空并一一按下快门。如果你在视觉特效界中能有这股干劲,就一定会无可匹敌!”

老虎的制作

对于动画导演Erik de Boer而言,《少年派》是他在工作室多年以来经历的巅峰。“我能得出的唯一结论是,这是我们自《小猪宝贝》系列电影以来一直在为之热身的一个项目,这样说毫不夸张,”他说道,“我意识到我们的动画团队已经积累了如此多的经验,制作这部电影将会乐趣无穷。”

R&H为老虎的动作及视觉发展效果找了大量参考资料,并由法国动物训练师David Faivre提供了老虎的实景拍摄/现场表演,一行人甚至飞往巴黎花费两年左右的时间和老虎相处以采集视频素材。“对于每一个镜头,我都会尝试编译剪辑,并从参考镜头中筛选,然后在开工时播放选出的镜头,以激发动画师的灵感,” Eric de Boer道,“我们也有很多有关老虎的一般活动的剪辑片段,如摆动尾巴或向上或向下跳跃等等,甚至还有针对老虎生殖器的片段!”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梦境中的残酷

线框图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梦境中的残酷

老虎模型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梦境中的残酷

最终镜头

参考镜头中,也是来自于现场拍摄的老虎场景和各种纪录片中的场景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对一些具体动作的细节把握。“我们拍到了一些非常不错的滚动爪子、哈欠连天、挤弄眼睛、放松下颚等小动作的镜头,”de Boer说道,“就老虎而言,爪子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表现力。指甲能够伸缩,在触到地面后,我们可以看到其形状的改变,感受到它的愤怒和强烈的攻击性。”

在现场,de Boer还与Pi的演员Suraj Sharma一同站在船中开展互动。“有一个镜头中,Pi与Richard Parker就一条落入船中的金枪鱼而展开争斗,他把一个钩头篙的钩头塞进了Richard Parker的喉咙里。我当时站在船上用钩头篙拉拉扯扯,试图确保场面逼真。有意思的是,我会听到广播里喊着‘用力点!用力点!’喊声越来越频繁,而我们已经使劲浑身力气在牵拉了。有些特技演员也会帮我,然而一旦在显示器中观看效果后就会发现动作非常软弱无力,这让我领悟到有时候你再怎么投入力量都是不够的。”

“然后我又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在90华氏度(译注:约32.22摄氏度)的高温下把手和膝盖浸泡在半沉的船里跟一群活飞鱼共舞,”de Boer补充道,“通常,为获取这样的肉体感和体验时——我们只需手握鼠标或激光笔——所以这次经历还是挺特别的。把这其中的艰辛和动力回馈给整个动画制作团队会是件很棒的事。”

老虎的动画管线

Voodoo——R&H的专有VFX工具组主要用于动画制作部分,根据de Boer的描述,Richard Parker的脸部是制作的关键环节之一。“它的脸部绑定是更具肌肉驱动力的底层与更具混合变形的表层相结合的产物,部分表层混合变形也要由一个程序性方式重新创建。我们让模型师来雕刻它凶猛咆哮时的混合变形效果。这些老虎下颌上的纹路在凶猛咆哮时会挤到一起——我们有很多关于这方面的参考视频,随后我们就让模型师根据参考来建模,并提供艺术指导,直至对效果感到满意。此外,我们还有一个程序性方式,以确保多边形的分布既真实又自然。”

观看R&H创建的老虎袭击鬣狗的场景。

另一个重要的方面是Richard Parker与环境的互动。“我总是鼓励动画师让老虎的尾侧碰撞船面或扫过船侧,或用上桨,让它的爪子在浆上保持平衡,”de Boer说道。

“老虎的基本构造其实就是强壮有力骨骼肌肉裹上松弛的皮肤”Westenhofer在谈论Richard Parker的肌肉和皮肤设置时概括道,“它有一个肌肉系统和两个皮肤通道——一个紧贴着肌肉并紧随肌肉移动,另一个为动态模拟层,较为松弛,使皮肤表层可以随意移动,扭曲成各种褶皱面。”

毛发的渲染

R&H将次表面散射(sub-surface scatter)添加到其工作流程来制作《少年派》中老虎的毛发(工作室用其专有渲染器Wren来渲染Richard Parker)。“次表面看上去非常棒,因为它只是稍微柔化了老虎的毛发,使灯光可以更深的穿透进老虎和他的毛发里,”Bayever说道。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梦境中的残酷

Richard Parker的线框图和最终形态

该工作室主要对Richard Parker采用了光线跟踪,并对其周围环境采用了完全“漫反射(diffuse reflected)”,此外还对所有长有毛发的角色采用了区域灯光(area light)。“例如,当他走近篷布时,篷布就会将明亮的灯光反射到他的下巴上,”Bayever说道,“而当他走近的橙色座椅时,就会有一个橙色光反射。”

“我们尽可能使用HDRI光照贴图,因为是在完全蓝屏的布景中拍摄,在船的光照效果上HDRI贴图非常适用,但我们很难真正使用它,因为这样会使老虎身上溅到蓝色,所以我们实际上只在显示时创造出HDRI效果。我们摸索出了一套程序来获得用Photoshop导入和导出时更高的动态范围,这样我们就可以对着色后的环境添加灯光效果了。”

混合模拟——怎样创建湿身的老虎

有一幕中,Richard Parker半浸在救生筏的底部,这需要R&H将水模拟和毛发模拟相结合。“这个操作的困难在于水模拟是在Houdini中制作的,而毛发、肌肉和老虎都是用专有软件制作的,”Bayever解释道,“为了做出老虎在水中且其毛发在水中漂浮的效果,并在老虎身上做出水模拟效果——我们应该先做动画还是先模拟?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会先从船上的一个非常简便的水模拟通道开始做起,然后转入动画。”

“接下来,我们会在模拟界面中制作老虎,并将其传回效果器中,以便重新运行模拟,并得到水互动和波浪效果,以及老虎背后的水滑动效果。效果器将为我们的技术动画部提供流速场,并通过流速场制作毛发。这样我们就能够获得尚未被水沾湿因而未变得厚重的老虎毛发了,且水面下的毛发就能缓慢地移动,如同在水下一样。”

一匹斑马、一条鬣狗和一只大猩猩

Richard Parker当然是电影的主角,但R&H也创造了许多其他动物,包括斑马、鬣狗、猩猩等关键角色。斑马也出现在MPC所做的沉船镜头中,它和鬣狗一样,是最早出现在救生筏上的动物。“我们确实有一个由Legacy Effects创建的电子动物道具,并用在船上进行了拍摄,”Westenhofer坦言道,“我们后来在许多镜头中替换了它,以增强相互作用。”

对于猩猩(OJ)而言,其参考也来自现实生活。“由于它代表了Pi的母亲,我们必须在部分镜头中对这一点予以强调补充,”Westenhofer解释道,“在它刚被鬣狗袭击前,她朝Pi看了一眼,我们在这个镜头上做出了一点拟人效果,来表示这是它被杀害前投向Pi的最后一眼。”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梦境中的残酷

网格图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梦境中的残酷

毛发模拟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梦境中的残酷

最终镜头

鬣狗也是根据真实参考而做,在一个场景中,它异常兴奋地在船上来回跑,这个动作必须做得很夸张。“我们有一条名为Vlad的鬣狗,”Westenhofer说道,“如果你挠它痒痒,它会笑,会露出牙齿,但这让它看起来异常凶猛——它会发出一种类似尖叫的声音,但其实这代表它很高兴。”

飞鱼的制作

在飞鱼镜头中,有数万成千上万的鱼飞跃在海面上,打在船身以及Pi和Richard Parker身上,最后掉落在船内。由于场景中鱼的数量众多,使得这一幕成为了R&H面临的最为复杂的Massive群组镜头。“他们不得不在每秒120帧的设置下运行Massive群组模拟软件,”Bayever说道,“因为鱼在一帧中要穿越很长的距离,如果每帧起始时鱼群在船的一侧,而每帧结束时鱼群却又在船的另一侧,那它们就不会击中船并弹落入水中。因此,他们必须以每秒120帧运行,才能确保部分样本落入船内,或是击中船并弹落入水中。”

观看飞鱼镜头

为确保鱼群能够与翻滚的波涛产生互动作用,我们也需要做些调整。“Massive只能对一帧中的一个几何体制造互动,它也可以对多帧进行操作,但波浪和海洋太过巨大,用Massive操作起来会很困难,”Bayever说道,“在做出波浪翻滚效果后,鱼群就得随着波浪上下起伏,而不能只是穿越浪头直线飞出。”

“鲸”喜时光

片中有一个蔚为壮观的镜头——一条通身都被海洋表面的生物荧光照亮的鲸鱼破水面而出,跃过船后入水。“鲸鱼出水的镜头有一种“慢动作”效果摄放的感觉和慢镜头感,这种情况下要把握它的体重非常不易,”de Boer说道,“为进一步增强这一壮观场面的效果,我们增加了它的跳跃高度,使鲸鱼完全出水,场面看起来非常酷。”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梦境中的残酷

模型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梦境中的残酷

身上的水模拟效果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梦境中的残酷

用断流器所模拟的飞溅水花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梦境中的残酷

最终镜头

“发光生物照亮了场景中的一切,”Bayever补充道,“我们基本无须使用灯光,但鲸鱼的大部分身体和口腔内都需要用同一发光度照亮,在它穿越洋面时,我们可以看到它被灯光照亮。”

食人岛的挑战

Pi最终达到了一个栖息着成千上万猫鼬的小岛。“这里的挑战在于几何体,”Bayever解释道,“岛上的树盘根错结,还要做成千上万的猫鼬和水模拟。我们不能采用低分辨率的树根制作或是蒙混过关,因为此片是3D电影。因而我们必须创建一个实例化属性的几何体来把众多树木和树根纳入其中。”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梦境中的残酷

原板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梦境中的残酷

渲染后的海洋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梦境中的残酷

最终镜头

猫鼬是Massive和动物关键帧动作的结合。“到目前为止,为了用做参考视频,我已经看遍了《猫鼬庄园》(译注:又译作《蒙哥家族》,为Animal Planet (动物星球)的经典纪录片)中的每一集,”Westenhofer打趣道,“但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镜头。”

猫鼬对de Boer的制作也带来了一种特殊的感情震撼。他娓娓道:“两年前,我向李安出了一个主意——让一只猫鼬站在树枝上,它本应坐到Pi身上叫醒PI,而这时候它却失去了平衡栽了下去。我们当时已经在参考视频中看到了它们坐着睡觉的场面,睡着时几乎栽倒,晃晃荡荡地保持平衡。当我看到最终渲染的场景,忽然觉得到制作这部电影一场多么不可思议的经历。”

猫鼬镜头的关键影像

都看到这儿了,点个赞再走呗。 (/ω・\)

蓝铅笔数字艺术,分享职业动画师的点点滴滴。

评论
new

直播时间:1970.01.01 晚08:00
直播嘉宾: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