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铅笔 蓝铅笔logo

特效电影幕后 | 回到未来:《环形使者》的幕后制作

22723 1 0
2015.12.06 02:00

这是一部关于时间旅行的电影,它的背景被设定在不久的未来。这部影片的基调十分黑暗,讲述了一群名为“环形杀手”的成员专门为大型犯罪组织暗杀来自未来的人,大老板们会把暗杀目标禁锢将其秘密从未来送回到过去,对于“环形杀手”来讲,他们的工作只是要将目标爆头并处理尸体,这样目标就能于他所在的时空干净地消失,这对于杀手而言,是一个有效且万无一失的系统。

作者:Ian Failes

蓝铅笔数字艺术翻译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回到未来:《环形使者》的幕后制作

不久前,Rian Johnson携新片《环形使者》带领大家走入了不久的未来世界,也走入了一个特效世界,虽然他起初对特效持迟疑态度,但在本片的视觉特效主管Karen Goulekas和其全球团队的引领下,《环形使者》共完成了388个镜头。现在就来看看电影中的一些重要镜头背后的制作过程吧。

回到未来:《环形使者》的幕后制作

导演Rian Johnson和主演囧瑟夫(Joseph Gordon-Levitt)

Goulekas表示:“Rian起初认为所有视觉特效看起来都跟卡通差不多,我跟他说‘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只有做得糟糕的特效才给人这种感觉,好的视觉特效看起来和真实场景基本不存在差异’。在这个项目结束时他就没有当初的这种顾虑了,这让我很宽慰。”

这一方面是因为导演认为影片虽然设置在2044年,但并不需要特别科幻的感觉,顶多是在建筑、交通工具、农用设备或者心灵遥感(人类出现的一种基因变异现象)上显示出些微的时代感,另一方面是因为影片对这个时代设置的主要基调其实就是阴沉。为创建出这种灰暗感,导演把拍摄地定在路易斯安那州,把它当做未来的堪萨斯城。在这座未来之城中,杀手——即“环形使者(looper)”——会杀死从2072年来的未来特工并处理其尸体。而在片中的时代(2044年),Joe Simmons(由囧瑟夫Joseph Gordon-Levitt饰演)遇到了一个问题——是否杀死来自未来的自己(由Bruce Willis饰演)。片中的很多镜头是在上海拍摄的,影片把这一城市设置为一座成功的繁荣大都市。

起初,导演只想添加一点点概念效果和视觉效果——虽然电影的故事板非常完善,但导演想尽可能地平铺直叙,不让科幻场面过于夺人眼球。这与电影的中心理念——时间旅行相一致,时间旅行者会以“单帧闪现”的方式突然出现。回想起来,Goulekas说道:“刚开始我觉得很震惊,我问他说‘真的吗?我们什么特效都不用做?’之后我就逐渐喜欢上了这种方式,唯一一处做了特效的地方是在年长版的Joe消失时,Rian决定在他消失到未来世界时加入一些特效。”

最终,Goulekas依靠三个主要特效公司制作了主体镜头——制作都市风景的Atomic Fiction公司,处理年长版Seth肢体融化效果、流血特效和飞行摩托对战场景的Hydraulx公司,以及负责制作片末草皮飞溅特效的慕尼黑ScanlineVFX公司。此外,重要的rig和钢丝的拆取、合成、图形、标志牌、天空置换、环境和速度变化的工作是由Rain Studios、Base FX和Pixel Magic(视科系统)三家公司完成的。许多被Goulekas称为“连拍”的独立镜头也是由两三个特效公司一起制作的。

为了使荒废的堪萨斯城被建筑物围绕,并为过于单调的未来上海添加热闹的氛围,Goulekas找到了Atomic Fiction工作室的视觉特效总监Ryan Tudhope寻求办法。该工作室最初负责的是为都市风景创建概念艺术效果,但其设计和想法给Goulekas和导演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于是他们把这些镜头完全交付给Atomic Fiction。0

回到未来:《环形使者》的幕后制作

Atomic Fiction公司制作的概念艺术效果

回到未来:《环形使者》的幕后制作

数字绘景

回到未来:《环形使者》的幕后制作

最终镜头

Goulekas表示:“他们从一开始就虏获了我们的心,有时候你没法向共事的人阐述你所要的最终效果,结果就一直兜圈子而得不到解决,Atomic Fiction则不然,他们从一开始就抓住了我们的视线,把成果展示给我们,我们只需回答是、否、也许可行就可以了,合作得非常顺利。”

最终,Atomic Fiction制作了大约30个概念图,都是直接画在电影故事板上的。Tudhope说:“这是一个后期概念阶段,因此,我们处理的是已经拍摄好的镜头,这使我们能够更有针对性,也更为高效。坦白说,Rian Johnson并不想让效果太科幻或太过于新奇,他想要非常本真的效果,不希望整个故事因它而失色,他的这个理念决定了我们所采用的方法。”

回到未来:《环形使者》的幕后制作

Atomic Fiction公司的数字绘景效果

回到未来:《环形使者》的幕后制作

最终镜头

预期的概念图效果最终在Atomic Fiction工作室里变成了实际镜头,即阴沉的堪萨斯城。该城的镜头由广角视图构成,重要区域的镜头扩展到了街道级别,Atomic还为其增加了飞行器和其他重要物体。Tudhope说:“我和另一位概念艺术家Chris Stoski希望所有物体看起来像是附在建筑物上,这些建筑可能已经建立了三四十年,经历了各种修缮改造,所以看上去似乎融合了不同的风格。我们找到了在建筑上涂鸦的方法,还设法创建出了寮屋区。有一幕中,来自未来的直升机飞过了其中一位主角,这时如果透过窗户仔细看的话,你会看到对面的屋顶上有一顶帐篷和各种很科幻的未来空调。”

就建筑而言,Atomic Fiction的艺术家们在Maya中建立了模型,应用了纹理和材质,然后通过ZYNC的V-Ray进行渲染,这是一种云渲染技术(译注:云渲染的模式与常规的云计算类似,即将3D程序放在远程的服务器中渲染)。数字绘景是在Photoshop和3DS Max中完成的,并在Nuke中最终合成。Tudhope说他们依靠重复使用建筑的各个部分来拍摄各种不同的镜头,这一聪明的办法也为各场景创造了一个共同的主线。

回到未来:《环形使者》的幕后制作

Atomic Fiction公司制作的飞行器

未来飞行器的创建所使用的工具集管线与之类似,这主要是从科幻巨著《银翼杀手》中获得的灵感。Tudhope解释说:“很多时候,夜间行驶的车辆看上去就只是几个大光斑和剪影,所以虽然我们要把车做得非常精细,模型师要把每一个小面板都考虑在内,但我从不惧怕抛弃一些细节,只留下一个剪影。这些微小的细节只在灯光照射下才呈现出来,但我真的很喜欢这些细节,在实际拍摄时显得非常逼真。”

重点制作的是片中人物搜寻Joe时飞行器上的探照灯,要根据Production使用的变形镜头来匹配摄像机中的光芒。Tudhope说:“Karen在这方面独具慧眼,她找到了很好的参考视频,还和我们讨论了有关这些探照灯的问题——即色彩饱和度会在边缘上有所降低,偏向于蓝色,并给我们展示了降低后的效果以及探照灯闪烁时空气中的细节变化。”

回到未来:《环形使者》的幕后制作

概念艺术效果

回到未来:《环形使者》的幕后制作

最终镜头

片中有一个需要将城市进行扩展的特效镜头,发生在Joe从他家阳台跌落到一辆汽车上时。这一幕大部分是实景拍摄的,只有“雇佣兵”是由Atomic Fiction创建的CG人物。Goulekas说:“Atomic把他们加入了建筑中,然后由Base和Incessant清除掉镜头中的rig,Atomic还把“雇佣兵”的鞋子做出了CG滚动效果,令Rian眼前一亮。”

除堪萨斯城外,Atomic Fiction还制作了上海的主要视图,包括一艘行驶在河面上的货舱。这个镜头本来是用作旧金山资料片的,艺术家们会对前景中的大桥做出科幻效果,改造建筑并增加拓扑结构。Tudhope说:“画面中还有一架直升机,这给镜头增添了深度和广度。我们改造了旧金山湾的结构,增加了一些岛屿和一个码头,还在水面上添加了一艘货船,做出一幅非常古典的远景镜头。”

回到未来:《环形使者》的幕后制作

上海场景的概念艺术效果

回到未来:《环形使者》的幕后制作

最终镜头

年长版的Seth

所有Looper都清楚这一行当的一个残酷现实——有一天,他们可能会被迫去刺杀未来的自己。一旦出现没有得手的情况,looper和未来的人都将被雇佣他们的黑手党杀掉,死前还要受尽折磨。在电影中时,Seth(由Paul Dano饰演)放走了来自未来的自己。而年长版的Seth(由Frank Brennan饰演)在逃离时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逐渐消失,这正是因为黑手党已经控制了年轻版的Seth,并一点点地把他的肢体砍去。

Hydraulx在其特效总监Chris Wells的带领下制作了年长版Seth身体消失的镜头。在拍摄现场,Goulekas用多倍见证摄像机拍摄了年长版Seth的镜头(当时肢体还完好无损),并用圆点标物标出了需要进行特效加工的部分来进行身体追踪。她解释说:“我们为演员做了一个实体模型并让化妆组在上面钻了洞作标记,让演员每天戴着,方便我们追踪,白天用绿色标记,晚上用白色标记。接着我们把几台佳能7D单反相机放在与主要摄像机呈45度角的位置来为Hydraulx提供三种不同的视角,方便他们找出角色在3D空间中所处的确切位置。”

回到未来:《环形使者》的幕后制作

年长版Seth的镜头推进

Hydraulx还对Frank Brennan的双手和鼻子做了cyberscan溶解处理,用CG重新创建了演员的部分脸部和身体部位。Wells说:“我们用3D扩增了他的鼻孔和手指,比如在3D中将其进行旋转和追踪,然后在电脑中合成,这点很重要,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控制所有的灯光效果。”

最具挑战性的一幕是年长版Seth突然在手腕上看到一个地址并大声呼救——这是由于年轻版的Seth划破了自己的手臂并在上面刻上地址,急切地试图挽救自己。但中途年长版Seth的腿消失了,无法继续驾驶汽车,车子冲出去撞进了一个电话亭。虽然失去了鼻头、手指和腿脚,他还是找到了那个地址,只剩下躯干的他重重摔在门上,却只看到年轻版的Seth死在了手术台上,接着他就被打手Kid Blue(由Noah Segan饰演)一枪毙命。

观看车祸特技效果

Production制作了车祸特效,分为两个板,第一个是特技演员驱车撞向电话亭,随后是Brennan的真人镜头。Hydraulx通过平移摄像机模式为这些镜头做了结合,然后移除并替换了年长版Seth的肢体。Wells说:“演员下了车,拍摄出他的表演(肢体尚健全),然后我们跟进用CG把部分肢体去掉。我们结合了这两个板,添加了一个被他撞到的垃圾桶,在背景上添加了一些虚幻的未来灯光,还替换了背景墙。我们必须创造干净的背景,然后模拟出3D裤子、鞋子、CG做的头部、手部,最后把它们合成。”

3D身体部位是在Maya中建模和绑定的,并用nCloth创建了衣服。然后在Mental Ray中渲染所有CG部分,再用Inferno和Flare两个工具进行合成,并在Combustion中处理roto(照相凹版)。绘景是在Photoshop中制作的,填充了整个背景。

回到未来:《环形使者》的幕后制作

原始板

回到未来:《环形使者》的幕后制作

3D元素

回到未来:《环形使者》的幕后制作

最终镜头

Wells说,拍摄年长版Seth时最困难的部分是追踪。他说:“他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存在很多微妙的肌肉运动,但是,一旦追踪成功,这些部分就会有些凌乱。另一个困难之处是皮肤的分辨率不够高——虽然可以运用很多2D技巧进行重新投影和修补,但我们还需要用到很多3D材质,所以必须得到一个3D的阴影和灯光效果,还要与高品质的纹理贴图相匹配。此外,我们还得做出逼真的阴影效果,因为镜头离演员的脸非常近。”

Wells还说:“整个地面、人行道都是我们用CG创建的,并渲染了整个3D地平面,但这些并不容易发现。除了车辆外,原板中的其他东西都进行了3D渲染。我们甚至在背景中旋转了车辆的各个部件,制作出它确实撞坏了的效果,此外还为车顶和车底添加了动态效果,以此连接两个板。有意思的是,我们刚看到镜头时的反应是‘哇塞!撞得真彻底啊,太精彩了!’”

真相大白

最终,不可避免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年轻版的Joe被迫杀死年长版的自己,但年长的Joe设法逃脱了,试图阻止未来的新黑手党领袖——Rainmaker(唤雨者)制造灾难。年长的Joe回到2044年(影片中的现在时)寻找Rainmaker的踪迹,而年轻版的Joe则试图弥补失误,与黑手党修复合作关系。随着事情的发展,年轻的Joe来到了堪萨斯城外的一个农场,在这个农场里,Sara(由Emily Blunt饰演)照料着一个神秘的小男孩Cid(由Pierce Gagnon饰演)。

观看production制作的摩托飞车场景

在这过程中,年轻的Joe又遇到了骑着飞行摩托的打手Kid Blue。与城市场景中一样,这里的打斗场景也是由卡车拖着绿屏杆上的摩托来拍摄的,因此也需要进行rig移除和替换。而Joe需要在烟幕中朝Kid Blue扫射,试图把他打下车,这使得拍摄变得更加困难。这个场景中,Hydraulx负责处理摩托和烟幕,其他部分由各个不同的特效公司合作处理。

回到未来:《环形使者》的幕后制作

原始板

回到未来:《环形使者》的幕后制作

最终镜头

Wells说:“我们做了摩托的模型,在它后部设了一个用作驱动力的喷嘴。为此,我们对这个喷嘴部分做了很多热变形效果,还为它添加了很多喷射出来的烟尘,这很有助于进行合成。片方提供了一辆特技车,不过为了更好地控制烟雾弥漫的镜头,我们也做了一个CG车。此外,我们还把CG车放在用FumeFX创建的CG烟雾中让两者产生相互作用,以此做出逼真的效果。”

与此同时,黑手党派出Jesse(由Garret Dillahunt饰演)继续追捕他们。在Jesse来到农场后,Cid把他以及屋内的所有东西都浮到半空中,第一次暴露了自己的心灵遥感能力。Base FX和Incessant Rain负责这一场景中的悬浮椅子和桌子的钢丝拆除工作。Jesse在浮在空中时死亡,慢镜头播放出血从体内喷薄而出的效果。对此,Karen Goulekas说:“这一幕在概念上很难呈现,Rian想要一种像花朵开放时那样的自然效果,这种感觉非常抽象,不过Hydraulx在做了一些渲染相互反射(iteration)后获得了Rian想要的效果。”

Hydraulx也为电影提供了其他几个血液飞溅的版本,主要是通过RealFlow和FumeFX进行流体模拟,也参考了血袋中血液的流动。Chris Wells解释说:“Jesse被杀害的镜头非常特别,因为是用慢镜头拍摄的,此前我们试过烟雾缭绕的空灵的效果,但这并不太适合,于是我们不再尝试粒子效果,而选择了流体,因为流体非常缓慢,还同时具有丝质效果,像花朵开发般从他体内流出。我们把特技演员固定在钢丝上吊起,在后期处理时去除掉钢丝,跟踪他的3D身体,然后做了特效模拟。”

Cid的力量——片终

年长版的Joe在一片甘蔗地中遇上了Sara和Cid,威胁要杀死他们。但Cid凭借自己的超能念力创造了巨大的冲击波,把年长版的Joe和Sara抛到空中,也让灰尘和碎屑纷飞。眼看着母子俩陷入绝境,年轻的Joe认识到自己有能力解救Cid和Sara,继而防止Cid变成孤儿后逐渐成长为Rainmaker,于是他选择了自杀,年长版的Joe也因此随之消失。这一场景主要由慕尼黑ScanlineVFX处理。

观看由Scanline制作的并行播放镜头

Goulekas说:“我在粒子模拟中发现,如果以程序方式进行处理,你会说‘这五个还不错,但那七个要删掉’,如果特效公司设置不正确的话,要在之后进行调整就会很困难。但Scanline做到了,他们很清楚Rian和我想要得到的效果。”

心灵遥感镜头中有强烈的反重力效果,并很快就变成了灰尘、土壤和甘蔗碎屑纷飞的状态。ScanlineVFX的CG总监Ivo Klaus说:“他们(导演和特效主管)想有一个明显的逐步进展到高潮的过程,碎片、灰尘和绿叶旋转时所生产的力量应该逐渐递增,直到爆发后一切都再平静下来为止。”

Production拍摄了Emily Blunt和Bruce Willis悬挂在起重机钢丝上的场景。Klaus说:“这意味着所有的特效镜头都根据摄制原板划分时间,只有在大部分拍摄工作做完后才会在电脑上做一些修改,包括一些细微的时间控制或位置控制。”

观看production 制作的Emily Blunt和Bruce Willis在草地上的镜头

随着Cid愤怒的加剧,Scanline制作出了岩石、土壤和甘蔗悬浮起来的特效。对此Klaus说:“我们使用Thinking Particles和Particle Flow等软件手动模拟出了碎屑效果,并用Flowline模拟了一些沙砾和粉尘效果。最复杂的效果是碎屑冲破土壤上升的过程,我们为此将地面几何体设置成高度断裂形态,然后把地下的大板块向上推进,使一些形态较小的碎屑能上升到空中,而使其他较大碎屑能降到地面上。此外,我们还模拟了数百万个沙粒,并将其向上推向断裂的几何体。”

Klaus还说道:“使用Flowline模拟粉尘的痕迹时,我们可以简单地利用这些粒子模拟,并从模拟中直接发出,而尘粒反过来又可以产生尘埃云流体。对于拍摄板中那些需要由大块的泥土、甘蔗、根块、杂草等组成的碎屑而言,我们主要用的是Thinking Particles软件。Thinking Particles是个非常灵活而强大的处理竖直上升颗粒的工具,这主要是因为它可以在模拟过后处理高速缓存,从而节省了大量的时间,而它自带的动态分解选项又很难与其他软件兼容。但要是艺术家认为必要,我们也会使用FumeFX ,Krakatoa和PFlow等工具。”

在一个镜头中,Cid的心灵遥感冲击波在扫荡甘蔗地,还冲击了年轻版Joe的小面包车,Scanline在制作这个镜头时创建了一个可以控制几何体的基数效应来计算冲击波的时长。Klaus说:“该几何体控制器产生的微粒可用于烟雾模拟(Fume simulation),此外还会产生受冲击波影响的漂浮物微粒,刚开始时,这些微粒会被拉冲击波的原点。我们还用Krakatoa添加了一些较小的灰尘,且所有的模拟都会受周围环境的影响。”

观看由Scanline制作的更多分解镜头

面包车被冲击波打翻的镜头完全是特技效果。Klaus说:“在现实生活中,‘冲击’通常是空气被迫向外传递而产生的,因此,这个镜头是为了说明面包车是被大量的碎屑击中才翻车的。从远处看时会发现冲击波由满是碎屑的尘埃云组成,而近观时看到的碎屑会更多。由于碎屑数量巨多,我们只能先把它分割成几个可管理的数据块,再单独进行渲染和模拟。就这个项目而言,主要困难在于怎样在应用了运动模糊后继续维持碎屑的视觉混合效果。”

Klaus说,为了让这些镜头效果逼真,拍摄实景与数字效果必须紧密结合。他还表示:“主要与多种因素相关,如景深、运动模糊、相机抖动、远处迷雾、碎屑的密度和碎屑的混合等,另外,我们会仔细检查每个镜头中位置不合适的碎屑。打个比方,这就意味着在一定的运动模糊效果下,在90%的镜头中看起来都没有问题的甘蔗颗粒就会在某个镜头框架中显得不合适。而实际上,我们已经删除或替换了很多不合适的颗粒。”

未来展望

对于Karen Goulekas而言,《环形使者》是其首部参与整体制作的独立电影(制作过程中她也请教了他人,如MacGruber),甚至在影片交付后她也仍然坚守岗位(为在中国发行而添加50个左右镜头,这50个镜头主要摄于上海)。Goulekas不仅能够以少量的独立预算与各国最专业的工作室进行合作来制作复杂而又隐晦的特效,还设法与最初并不太看好特效的导演进行愉快的合作,并最终创建出完美的效果。

Goulekas说:“试着制作一些抽象事物时会很困难用言语表达自己的想法,比如在制作龙卷风时你可以直接拍摄一段真实的参考视频,但如果是做一些复古或科幻的东西就很困难了,这些概念只存在于导演的脑海中。与Rian共事非常愉快,因为他很享受拍摄和制作过程,对自己想要的效果(即对未来的科幻效果)也非常明确。”

所有图像和短片的版权均为索尼电影公司所有。

都看到这儿了,点个赞再走呗。 (/ω・\)

蓝铅笔数字艺术,分享职业动画师的点点滴滴。

评论
new

直播时间:1970.01.01 晚08:00
直播嘉宾:
查看详情